元宵节:衡阳县井头镇龙灯进村组温暖送上门

2017-11-24 20:39:35 作者:陈海燕 来源:中国衡阳新闻网站

  重庆5月25日电 (陈茂霖)“我觉得老百姓吃上‘旅游饭’对秀山的意义,不仅仅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地区经济增长点,”25日,秀山县常务副县长付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“更多的是一种人文的觉醒,乡土的回归。”

  “由四川过湖南去,靠东有一条官路,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名叫茶峒的小山城时,有一条小溪,溪边有一座白塔,塔下住着一户单独的人家……”

  “……那条河水便是历史上知名的酉水,新名字叫作白河……”

纺线线。秀山宣传部供图
纺线线。秀山宣传部供图

  “……白河的源流,从四川边境而来,从白河上行的小船,春水发时可以直达川属的秀山……”1934年,沈从文一篇名为《边城》的小说,让外界知道了“鸡鸣三省”的茶峒、秀山、还有那条白河上发生的边城故事,温润笔墨中那个有着淳朴边地风俗的水码头,是很多现代城市人一直想去寻找的乡土记忆。

  作为酉水边长大的土家儿女,今年73岁的王世金尽管没有正式上过大学,也对沈从文的《边城》耳熟能详,“莫说解放前,就是解放后,秀山好多人年轻时候都是通过对歌组成家庭的。”王世金说,“我们这里,大部分人都自由恋爱,没那么多门户之见。”

  在王世金记忆中,《边城》里描写的老人、女孩、码头、船夫,还有青年男女之间对歌,就像专属边城的车马时光,在当地人的生活中触手可及,却又镌刻着光辉,沧桑古朴、恬淡优雅,让人思而忘返,但就是这份光辉,在改革开放之后,却随着时代变迁的脚步渐渐远去。

  “不能说这样不对,毕竟大家的出路越来越多,生活越来越好。”王世金说,“但出去闯世界的年轻人多了,再加上外面一些新的东西进来,乡土的东西就难免变得淡薄些,挺可惜的。”

  “我们就说5年前,那时候人们一说到秀山,首先想到的就是‘锰’等矿产资源,经济也不发达。”付强告诉记者,当年涉锰产业一度占到了秀山地方第二产业的78.6%,矿区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破坏,这期间,地方经济增长乏力。

  “就拿我们涌洞乡的楠木村来说,当年500多户2000多人的村子,最少的时候就只剩200来户,绝大部分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,”付强说,“必须找条出路。”

  面对迫在眉睫的转型升级需求,“边城”秀山决定以“花”替“煤”,以电商物流、生态旅游、特色农业等方面为突破口,努力实现转型;而怀念旧时乡土的王世金则不断地将当地世代流传的民歌收集整理,被阎维文等多位歌唱家传唱的《黄杨扁担》就是其中佼佼者。

  在官方和民间共同努力下,楠木村所在的川河盖成功挂牌国家4A级景区,和相邻的川河村一起实现整村脱贫,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来不少;此外,还秀山成功创建了边城洪安、凤凰山、大溪酉水等3个国家3A级旅游景区和钟灵湖国家2A级旅游景区,获得中国美丽田园景观等国家级、市级品牌20余个。

  如今,《边城》中连接茶峒与秀山的“拉拉渡”还在清水江上,只是往日静谧的小镇却日渐热闹起来。

  “旅游产业对农业、商贸等其他产业有很好的带动作用,可以让秀山的产业结构得到优化,”付强说,“接下来秀山将推进旅游产业与其他产业融合发展,支持复苏乡土文化,将洪安边城打造成‘东方爱情圣地’,把‘洪安+川河盖’打造成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,让旅游产业逐步成为县域经济的支柱产业。”